关注我们
QRcode 邮件联系 新浪微博

他下令:放过老板,追捕老板娘 | 铁马小说

? ℃ ?条点评

专栏 | 铁马小说

这是一个精品军事、历史小说的阅读平台。金戈铁马跃纸上,刀光剑影入梦来

01

上海,虹桥枢纽CBD。

谁都不能相信,像“锐睿”这样的小公司能够如此从容地在这种房租极高的场所办公。在申榕中心A幢,只要到一层大堂一看,全都是名声在外的大公司、大企业办事处,只有“锐睿顺风耳科技创新股份有限公司”是令人颇感陌生的名字。必须提到,这年头还有谁会给自己的公司取顺风耳这种名字,真是够土的。

可是,他们居然座落在A幢的顶层,第48层。

而且,顶层上还有一层露台,据说是让锐睿免费使用的。

谁都羡慕那一层露台,锐睿在那里还自说自话地建了一个深40厘米的水池,养了几条鱼,中间还做了一个景观,那是用一支老梅种在水池中央那一小方块泥土中。偏生在49层那么高的位置,居然从来没有风将这株老梅连根拔起,尽管那方泥土不过是450深,2000见方。

这一定是全上海乃至全中国位置最高的一株经典现代庭院设计的杰作了。

锐睿的老板有三个人。

崇萧,中国科技大学信息工程学院博士研究生毕业,今年24岁,他是最后一代科大少年班的学生,也被全校戏称为最不像少年班生的少年班生。

崇这个姓氏,一看就有传说,崇萧自己说,他这个姓氏来历是楚国大臣及帝师潘崇所传,传到他这一代,也就是崇氏第132代孙。崇萧自己总是这样自我介绍的:“我这个人实在太平常了,一定要说我有一些素质,也不过就是智商高了点,颜值高了点,身高高了点,身手强了点,气场强了点,才华出众了点。人称三高两强一出众!”

称呼他为小虫的,自然是他的同伴同学,那个全科大发育最晚的家伙,在一众170以上的男生中以140的身高在科大校园中驰骋了6年的毕觞。毕觞必定是一个非凡的人,就凭他刚刚14岁进入科大校园的134个头,到了17岁本科毕业读了研究生,19岁读博士还不过151的身高,到了20岁那年突然长到了178,就能让全科大瞠目。

说起毕觞,还有一个最传奇的传奇。

据说,就在他读博士第二年头上,有一天一大早,楼下宿舍的一个同学就冲了上来,说楼上搞什么名堂,半夜三更漏水,他睡在床上被天花板上的水滴下来弄醒了,一摸一手的胶水,天亮后冲到楼上质问,才发现毕觞呆立在床边怔怔地看着自己床上一大滩潮湿,面积约为0.75平方米,伸手一摸竟然又是胶水,这才有了神州第一炮的美名。

为此,毕觞绝对矢口否认,说哪有这么多梦遗的产物?崇萧却深信不疑,他说毕竟力量积蓄了这么多年,第一炮自然与众不同,这便有了神州第一炮之说。

到现在,科大还流传着关于毕觞的神州第一炮的传说。

第三位合伙老板是他们的师姐,成立这家公司也是师姐的主意,师姐名叫房楚遥,是清华大学商学院的高材生,在学校里已经被视为未来的商业领袖之一,她和崇萧、毕觞是在她本科时代认识的,作为科大的校花,所有人都对房楚遥离开科大考到清华大学商学院攻读硕士感到由衷的遗憾,想来崇萧和毕觞现在一定是所有科大校友们仇恨的对象。

毕觞认为自己的父亲给自己取的名字相当有水准,这可不是一般人会取出来的,可是到了崇萧的嘴里,马上变成了“瘪三”,这也算是还击他给自己取“小虫”这个绰号吧。

这是仲夏的一个黄昏,崇萧懒懒地靠在椅背上,眺望这西方太阳落山的辉煌,他感觉这一刻才是他一天最舒服的时刻,可是,这样的舒服时刻总是那样短暂。

因为,他的耳机里又传来嘈杂的喊叫:“小虫,小虫,快下楼来,有大新闻,绝对大新闻啊!”

“我的天,瘪三,你能不能让我老人家稍稍地歇息一下?”

那个声音不依不饶地继续叫唤:“你还歇息?你就说打瞌睡会死啊?赶紧的,我刚刚看到一条重要新闻。”

崇萧无奈地站了起来,下楼来到他们这个只有一个人在的公司。谁走进这家公司,都会觉得那种科技感的视觉让他们印象深刻可是还有一件事,那就是——除了三个合伙人外,没有多一名员工,没有财务、没有行政,甚至没有多一个操作员。

02

毕觞最喜欢坐在靠窗边那个位子上,他在那里放了一张舒服的沙发,桌子是可以全角度调节的那种,这是师姐房楚遥的专利设计。而崇萧最恨就是他这一点,因为他站在没有护栏的六层楼都会恐惧,他是个纯正的恐高症者。

看到他从露台上下来,毕觞激动地挥手:“快来快来,真的是重大新闻。”“哎,我不去你那里看,你把视频接到大屏好吗?”毕觞遗憾地摇了摇头,抬起那张苹果般脸蛋,吐了吐舌头,说:“真想欣赏一下你恐高的样子,那一定太精彩了,对了,你恐高的时候会不会想尿啊?”“行啦,赶紧放视频,刚才咋咋呼呼的,现在又拖拖拉拉。”毕觞将视频切换到了大屏上,这是一条地方电视台的新闻片段:今天凌晨5:20左右,在本市市郊塔城路和金林路路口,一辆土方车突然失控,高速撞向街边正在吃早餐和行走的居民,造成了五死三伤的重大交通事故。画面开始闪烁,拍了几个伤者,两名交警的身体挡了一下,等镜头绕过警察继续拍伤员时,一辆救护车匆忙开到,下来好几个急救人员。记着继续说,死者有一位老人带着孙女,还有一位早锻炼刚刚到这里吃早餐的中年人,据早餐铺子的老板娘说,这位中年人每天早上都会来这里吃早餐,谁会想到厄运就找上了他?“瘪三,这是个什么重大新闻啊?你急吼吼拉着我来看?”“看你着急的样子,你没有看出什么蹊跷吗?”崇萧突然想到了毕觞的奇特本事。过目不忘人脸!毕觞总是能在一大群人中迅速找到他想要找的人,这不得不说是超级大脑的一种。谁都知道在一大群人中想要找到一个人那可是非常困难的,因为识别人脸的神经元已经被通过实验证实了,科学家已经发现,位于颞叶“脸部识别斑”内的数百个神经元对脸部有着明显的反应。神经学家们曾这样推测,这些神经元与人脸有某种对应关系。当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眼前时,与其对应的脑细胞被迅速激活,使我们认出了对方。也就是说,毕觞的这部分神经元异常发达,所以,他认出了其中某个死者?“麻烦你不要卖关子了好吧?赶紧说,你这么激动究竟为了什么?”毕觞从椅子上一跃而起,一招手让他到自己的电脑跟前,崇萧冷笑说不要引我过去,毕觞瞪了他一眼,脸上露出认真的神色:我给你看一个人。他键入了一个神秘的系统平台,电脑跳出一个窗口,示意要照人脸,他凑过去脑袋冲着一个视窗转了转,又跳出了一个新的窗口,要求键入密码。毕觞飞快地键入一串数字,终于,一个界面被打开了,又是一个全新的提示:请按拇指。一个又一个提示,从拇指到小指五个确认,电脑上跳出了十二个选项,分别是:一到九,却没有十、十一,直接从十二开始,十三,十四。“这不是——”崇萧狐疑地盯着他看。“对,我明确记得这个人,就在十二里面,而且是里面的第二层重要对象。”第二层?崇萧只觉得浑身一阵汗毛林立,这级别,可都是国家所有的重要研究机构的项目带头人啊!十二里面是什么?其他几个都是什么?这是绝密,他们也不知道,能够进入这个系统并且看到这里面的105个人的照片,已经是无法形容的高级别了。“小虫,你说,这样一个人居然被一辆失控的汽车给撞死了,这说明什么?”崇萧还是追问:你确定刚才在那一堆死者中看到了这个人?

03

毕觞来劲儿了,他将那条视频的一个片段回放,镜头又来到那个中年死者,只是短暂的不到半秒钟的镜头。“就是这个人,你看他的眼睛的形状,还有鼻子和嘴唇之间的尺寸,还有脸的长和宽,只要一估算就知道绝对就是照片上的这个人,邢海宽,就是他。”

“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毕觞遗憾地摇头示意不知道,但是只要在这个系统的照片里,一定是国家级的重要人物,而且这个人现在还没有进工程院士队伍,说明这个人正在开展的是机密度最高的科研工作,并且是项目带头人。“一个国家级的、绝密的科研项目的项目带头人,这个人有多重要?难道这不是惊天动地的大新闻吗?你走着瞧吧,接下来整个鹤城市的安全系统就要面临大地震了,在他们的地面上死了这样一个大人物,警方可是有大麻烦喽。”崇萧点头,刚才这一条估计是瘪三从网上看到的,最近这家伙开车一个月之内遇到了三次事故,虽然都是小摩擦,但是已经给了他足够的话题抱怨《道路交通法》了。崇萧和毕觞不是一般的熟悉,他们几乎就可以认为是发小,崇萧的爷爷非常聪明,崇萧这辈子最佩服的就是爷爷,不过爷爷最喜爱的也是他崇萧,只是他到现在都不知道爷爷到底是干什么的,爷爷和奶奶的感情一直不好,爸爸对爷爷也是淡淡的。爷爷有两个孩子,一个是爸爸,另外一个是他的姑姑。爸爸一直想当兵,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能录取,还是五六年前爸爸才说出了原委,据说这是爷爷的意愿,他坚决不能接受自己的儿子参军,爷爷所在单位的上级领导好像能量非常大,帮爸爸安排了进大学读书,大学毕业后安排了一个挺不错的研究所的工作,级别也不低,研究所有个大院,崇萧出生后就和毕觞这几个小子一起玩,还是等爷爷回家后,他们才搬出了这个院子,住进了一个干休所里。崇萧早就发现,爷爷一直在刻意讨好奶奶,但是奶奶对他从来都是不冷不热的,问爷爷和奶奶,都矢口否认。他也从来没有从爷爷嘴里打听出爷爷曾经干过什么。没想到大学居然又遇到了毕觞,还是一个班的同学。聊起毕觞的家里,他也说过类似崇萧爷爷家这样的情况,总觉得非常古怪。有一天学校组织去天柱山旅游,毕觞突然拉住崇萧悄悄地说:“我已经猜到我爷爷是干什么的了。”毕觞说,他认为他的爷爷一定是从事某项绝密工程的科学家,否则说不通。“你想,平时从来就看不到人的,不知道在哪里工作,没有信,只有单位里寄过来的狗屁信,那信一看就是爷爷先签过字了,再由别人写了寄出来的。家里有什么难事,全都会有冷不丁冒出来的人解决,等爷爷一回来,居住条件、待遇,全都来了。一切都印证了我爷爷一定是从事什么绝密的工程的科学家!”崇萧其实也曾经想过类似的问题,但是,他认为自己的爷爷不是科学家,而是特工。爷爷跳舞绝对一流,会流利的法语和英语,画画一流,记忆力超群,最恐怖的是有一次家里的计算器坏了,好像奶奶在算什么数字,挺复杂的,爷爷一看奶奶写的数字,马上摇头说不对,奶奶争辩说这是计算器上算出来的,你还以为你这辈子一直会是超级大脑吗?没想到居然还是爷爷算对了,奶奶那只小计算器又一个位置显示坏了。爷爷的笑容温润,从来就没有胜利者的得意,只有最自信的从容不迫。就是那一刻,崇萧被爷爷彻底征服了,成为全家第一位崇拜爷爷的孩子,接下来轮到的是姑姑的女儿,对爷爷也是一千个崇拜。崇萧这会儿好奇地问毕觞:“你在哪里看到这条视频的?”“就是这个网站。”毕觞突然间停住盯着屏幕看了一眼,眉头一皱,“不对,不对呀!”崇萧凑过去一看,突然也叫了起来:“不对,是不对。”

继《曼巴精神》后科比再出书,首部魔幻小说中文版正式预售
亚博亚洲娱乐

已有条评论,欢迎点评!